戰略溝通促進中印互信與合作

來源:北歐國際新聞中心    作者:龍興春    人氣:    發布時間:2019-10-10    

(資料圖片:9月4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杭州會見在華出席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杭州峰會的印度總理莫迪。 新華社記者 丁林攝)
北歐國際新聞中心 (特約撰稿/龍興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9日宣布:應印度共和國莫迪和尼泊爾總統班達里邀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于10月11日至13日分別赴印度出席中印領導人第二次非正式會晤、對尼泊爾進行國事訪問。習近平主席將同莫迪總理繼續縱論天下大勢,把脈龍象共舞,就事關中印關系發展的全局性、長期性和戰略性問題深入溝通,為下一階段中印關系發展確定基調、指明方向,向世界發出中印一致聲音,為當前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提供穩定性,注入正能量。  
       去年4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印度總理莫迪在中國武漢舉行了首次領導人非正式會晤,就兩國關系的全局性、戰略性和長期性問題展開對話。2017年夏天,中印兩國軍隊發生歷時73天的嚴重軍事對峙,幾乎觸發戰爭,讓兩國關系陷入30年來最低谷。武漢會晤讓兩國關系迅速恢復正;,有印度媒體認為莫迪和習近平的武漢會晤的意義跟1988年印度前總理拉吉夫甘地歷史性訪華一樣。第二次中印領導人“非正式會晤”舉行,表明這已經成為中印兩國高層戰略溝通的機制化安排。這對增進中印戰略互信,激發合作潛力有重要作用。
       印度和中國存在大面積領土爭端,兩國1962年曾因此發生武裝沖突,雖然兩國簽署了共同維護邊境地區和平與安寧的協定,雙方都表明要用和平的方式解決領土爭端。但現在中國經濟實力和國防預算都大約是印度的五倍,印度仍然擔心中國要用軍事手段奪回爭議地區,在安全上對中國產生強烈不信任感。本著與鄰為善的原則,中國已經通過和平談判的方式解決了與印度和不丹以外所有鄰國的邊界爭議。中國仍然把發展作為第一要務,這需要努力維護和平的周邊環境,絕無與包括印度在內的任何周邊國家發生戰爭的主觀意圖。
       印度容留藏獨分裂勢力,這也讓中國認為印度意圖分裂中國領土。盡管印度政府承諾不允許任何勢力在印度領土上從事危害中國的活動,但印方多次安排達賴喇嘛及藏人流亡政府負責人到訪中印爭議地區,還是讓中方感受到印度要在中印關系及邊界爭端中打“西藏牌”的意圖。
       印度還認為中國對巴基斯坦友好態度和大力支持針對印度。事實上,中國和巴基斯坦發展友好合作關系有各自身內在的利益需求,中巴關系中的印度因素越來越弱。中國對印巴爭端持中立立場,以前不久的印度在克什米爾問題采取的措施為例,印方行為觸及到中國利益,中國不但自身保持了充分的克制,希望印巴雙方通過和平方式解決爭端,如果需要,中國愿意為印巴和解發揮建設性作用。
       近年來,中國與南亞國家關系發展迅速,經濟合作取得顯著成績,印度認為中國在南亞及印度洋地區日益增加的存在是一個挑戰,對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也充滿疑慮。這些老矛盾和新問題交織導致中印兩國嚴重缺乏戰略互信。
       因此,印度長期以來對中國采取防范態度,對與中國的經濟合作和人員往來均采取了諸多限制措施,阻礙了中印合作,也損害了印度自身利益。
       上世紀90年代以來,印度經濟保持較高增長,莫迪總理上臺后進一步加大經濟改革力度,特別是大力推行“印度制造”,這對印度經濟發展和創造就業機會有決定性作用。但發展制造業,印度一方面必須大量吸引外來投資和產業轉移,另一方面還必須改善基礎設施。中國作為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正面臨產能過剩和勞動力短缺的問題,需要向國外轉移部分產能。中國過去40年進行了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積累了龐大的建設能力,是印度以較高效率,較低成本改善基礎設施的最佳合作伙伴。如果印度對中國投資持開放友好的態度,中國制造業產業轉移必將成為“印度制造”注入強大動力。
       遺憾的是,印度表面表示歡迎中國投資,但在實際操作中卻對中國投資高度設置障礙,對中國投資增加額外安全審查程序。因此,有部分中國學者認為既然印度視中國為威脅,那么中國政府就應該要限制中國企業對印投資和參與基礎設施建設,因為這樣做有利于印度的發展和強大。
       雖然在兩國官方文件中經常都能看到促進人員往來的表述,但實際上印度對中方人員進入印度有較高警惕性。由于經貿易往來增加,印度對中文人才有巨大需求,但印度政府至今不允許印度高校申辦孔子學院,抵觸中國教師進入印度教授中文,相反卻向中國臺灣提出派遣中文教師的要求,而臺灣的人力根本無法滿足印度對中文教師的需求。
       2018年入境中國的印度人有90多萬,入境印度的中國人只有20多萬,在中國每年出境1.4億多人的數量中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中國旅客到尼泊爾和斯里蘭卡的人數都超過到印度的人數。由此可見,印度不僅商品貿易對華存在較大逆差,旅游業的同樣存在巨大逆差。
       令人慶幸的是,這些消極情況正在得到扭轉,除了印度自身發展需求和觀念轉變外,兩國領導人的戰略溝通起到了重要作用。2018年4月,習近平主席和莫迪總理在和中國武漢舉行了首次非正式會晤,又分別在青島上海合作組織領導人峰會、南非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和阿根廷G20峰會上舉行會晤,取得了一系列重要共識。中方提出開展“中印2+1”合作,真誠地表明中國與南亞其它國家的合作沒有針對印度的意圖。根據領導人的共識,舉行中印高級別人文交流機制會議和中印媒體高峰論壇等活動,促進了彼此相互了解,為改善兩國關系創造了良好氛圍。兩國領導人及政府間的溝通與互信直接引領和促進兩國社會間的互信。中印互信不僅可以促進兩國間的合作,還可以避免鄰國在中印間左右為難,有利地區國際關系和諧發展,也為兩國在全球事務上合作創造更好的條件。(特約撰稿:龍興春——西華師范大學印度研究中心主任)
 

打賞

取消

感謝您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掃碼支持
掃碼打賞,你說多少就多少

打開支付寶掃一掃,即可進行掃碼打賞哦

責任編輯:龍興春
改则| 汕尾| 金华| 固原| 神农架| 玉树| 曲靖| 玉环| 汉中| 连云港| 清徐| 淄博| 澳门澳门| 乐平| 昭通| 鄂尔多斯| 固原| 滕州| 日土| 白山| 嘉峪关| 凉山| 济南| 常德| 澄迈| 长垣| 龙岩| 五指山| 明港| 湖北武汉| 保定| 石狮| 济宁| 任丘| 仁寿| 双鸭山| 许昌| 牡丹江| 凉山| 香港香港| 贵港| 固原| 图木舒克| 简阳| 北海| 三沙| 来宾| 三明| 嘉善| 保亭| 巴彦淖尔市| 浙江杭州| 珠海| 黄南| 松原| 株洲| 宝应县| 云南昆明| 海西| 伊犁| 遵义| 鹤壁| 七台河| 包头| 桓台| 巴中| 宁国| 广州| 四川成都| 阜阳| 丹阳| 如皋| 乳山| 大庆| 黔东南| 金华| 铁岭| 庆阳| 三亚| 大同| 伊犁| 河南郑州| 浙江杭州| 梅州| 内江| 唐山| 锡林郭勒| 张家口| 禹州| 宁德| 朝阳| 石狮| 图木舒克| 常德| 肇庆| 瓦房店| 淮南| 宜昌| 平顶山| 贵州贵阳| 晋城| 金昌| 新泰| 明港| 平凉| 铜陵| 葫芦岛| 抚顺| 桐城| 文山| 余姚| 汕头| 灌南| 海拉尔| 黔西南| 阿坝| 晋城| 防城港| 赣州| 邹城| 新沂| 海南| 义乌| 阿坝| 内江| 邹城| 迪庆| 武安| 三亚| 辽源| 内蒙古呼和浩特| 台北| 保山| 日土| 桂林| 湖北武汉| 仁怀| 保山| 中山| 瓦房店| 石狮| 通辽| 台北| 信阳| 衡阳| 张北| 黄石| 洛阳| 阜新| 阜新| 南充| 兴化| 宁波| 迪庆| 姜堰| 公主岭| 衡阳| 朔州| 普洱| 神农架| 吉安| 德清| 长兴| 日照| 徐州| 南京| 楚雄| 澄迈| 图木舒克| 鹤岗| 宜昌| 惠东| 怀化| 宁波| 驻马店| 攀枝花| 六盘水| 乐平| 霍邱| 天水| 大庆| 馆陶| 海南海口| 嘉兴| 百色| 海宁| 鹤岗| 营口| 迁安市| 神农架| 济源| 如皋| 珠海| 丹东| 海北| 丹东| 琼中| 四平| 张北| 台州| 吕梁| 乌海| 焦作| 厦门| 宿州| 吉林| 台中| 安岳| 安徽合肥| 宿州| 红河| 海安| 锡林郭勒| 郴州| 莱州| 博尔塔拉| 仁怀| 青海西宁| 怀化| 随州| 梧州| 榆林| 益阳| 神木| 德阳| 琼中| 海东| 鞍山| 湛江| 儋州| 海安| 上饶| 佳木斯| 永康| 长垣| 乌兰察布| 忻州| 乌兰察布| 邹平| 萍乡| 天水| 三亚| 湛江| 嘉善| 黔东南| 金华| 屯昌| 铜川| 东台| 宿迁| 如东| 广饶| 枣阳| 宜春| 大同| 宿州| 台南| 丹东| 克拉玛依| 果洛| 鹤岗| 杞县| 泗洪| 河池| 营口| 永新| 白银| 柳州| 葫芦岛| 焦作| 扬中| 楚雄| 图木舒克| 池州| 遵义| 招远| 柳州| 辽阳| 包头| 襄阳| 济源| 长治| 正定| 咸阳| 双鸭山| 大理| 诸城| 漳州| 鄂州| 新泰| 绵阳| 如东| 昭通| 肥城| 廊坊| 安阳| 沭阳| 阳泉| 玉环| 伊春|